中青网评:将群众的认可当作青春的奖赏
作者:编辑:张建伟 来源:中国青年网 发表者:团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4-05-21 浏览次数:

 

学习宣传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系列评论⑦

  青年人初入社会,朝气蓬勃,有瑰丽的梦想,旺盛的精力,更有无限的可能。因此谁都承认,青年是人生最精彩的时刻。

  但是,青年也是人生中迷茫和困惑最多的时候。为什么?往大了说,人生观和价值观还没有定型,想法多多,疑虑茫茫,对很多事情做不出坚定明确的判断。往小处说,初入职场,事业还没有确定的方向,甚至还没有找到施展才华的平台和位置。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古往今来人生规律皆是如此,所以孔子也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更何况,今天的世界正处在深刻复杂变化之中,信息时代下各种思潮激荡,社会现象纷繁复杂,青年人出现各种困惑都是正常的。

  其中最多的问题,恐怕是面对事业和未来的疑惑、彷徨甚至是失落。有一个近年才出现的网络词汇,反映的正是当下不少青年人这种内心思维,那就是“屌丝”。究其含义,这个词表达的不仅是没有占有大量财富的生活状态,而且是对未来发展平台和上升途径的失落。许多年轻人用这样的词来自我定位,是一种自嘲,更是一种找不到人生价值的自弃。

  人生价值究竟在哪里?这就涉及到一个标准问题。当下,恐怕有一部分人会归结到财富和名望。这不奇怪,一些媒体和所谓的“青年导师”给青年群体灌输的“成功”概念,或者是一夜暴富,或者是瞬间成名,许多人也的确在追名逐利的道路上挣扎着。扎推的艺考、千军万马的国考,各式所谓“丑小鸭变白天鹅”的奇幻故事不时上演。而即便不是终日盼望着奇迹,一些青年人之间相互比较,考量的往往也是“在几线城市,干什么岗位,拿多少工资,买多大房子,开什么汽车”。

  在这种标准之下,很多青年人马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自信没有了,成就没有了,怀疑、委屈、抱怨也跟着来了,不知道未来出路究竟在哪里。生活中的这种现象并不少见,今年全国两会上,大学生村官人大代表也曾向习近平总书记坦诚,“我们(大学生村官)都要结婚、生孩子,但我们目前的收入很难去承受这些别人看起来似乎很平常的梦想。”全国最优秀青年的代表也对此有纠结,这个现象值得全社会和青年人思索。

  事实上,问题的根源很大程度来自于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标准。显然,如果以工资等外在条件作为标准,大学生村官的确不如很多人。但在人生历练的维度上,他们却拥有着一个改变农村面貌、帮助群众过上好日子的现实事业。他们的工作,迎合了农民群众最迫切的需求,也最有机会得到群众的认可。

  从这里自然就引出一个话题,判断自身价值的标准中,有一个重要的砝码,那就是群众的认同赏识。

  群众是谁?当然是芸芸众生,他们分布在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种家庭。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贡献有不同,但哪怕其中的点滴能够打动人心,得到群众的认可,就能彪炳史册,永放光芒。

  普通一兵雷锋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但他以对群众火热的感情、无私的奉献,锻造了一个时代最伟大的名字;焦裕禄在兰考工作不到两年时间,可他为人民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成为世界上一个最大执政党代代相传的宝贵财富;董加耕、邢燕子、侯隽,不过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几个主动回农村投身家乡建设的普通青年,但他们的选择却感动了当时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父老乡亲,给予了他们最大的褒奖;张海迪的残疾是自己命运中的不幸,但她敢于与命运抗争的勇气,却在“人生的路为何越走越窄”的悲歌中,像划破黑夜的闪电,点亮了一代青年前进的航标灯塔……

  俗话说,群众心里有杆秤。在他们心中占有分量的,不一定是哪个人创造的惊天伟业,而是平凡世界中的一抹亮色,茫茫人海里的不同凡响。点滴中透露着晶莹的理想光芒,平凡里折射着诚实做人的朴素真理。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五四”青年节在北大师生座谈会上讲话所指出的:青年要立志报效祖国、服务人民,这是大德,养大德者方可成大业。同时,还得从做好小事、管好小节起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踏踏实实修好公德、私德,学会劳动、学会勤俭,学会感恩、学会助人,学会谦让、学会宽容,学会自省、学会自律。

  古往今来,人最怕怀才不遇。那么,究竟什么叫做“遇”?打个比方,其实无非是螺丝拧到了机器上,服务了需求,发挥了其作为螺丝的功能。否则,这枚螺丝再亮、再精细,给自己裹上再好的包装,也不过就是块废铁。

  在历史上,凡是被人民群众记住的,都不是因为拥有了多少财富,留下几座宅子,而是他们给时代做出了什么点滴贡献,为群众做了几件好事实事。换句话说,就是他们适应了时代,服务了群众的需求,在群众中留下了好的口碑。

  在当下的时代,我们有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有十三亿人民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现实需求。投入这个时代洪流,就找到了青春的用武之地。在服务群众的过程中,有一分付出,就会得到一分收获。这是最实在、最永恒的人生价值,也是时代能够给予青春的最大奖赏。(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李而亮)